【中国比特币未来】比特币未来,去中心化的未来从这里开始。
   迈克尔·j·凯西(Michael J. Casey)是CoinDesk咨询委员会的主席,也是麻省理工学院(MIT)数字货币倡议(Digital Currency Initiative)区块链研究的高级顾问。

  

中国比特币未来

 

  如果在Coindesk Consensus 2017会议期间,我预测加密货币和区块链行业随后的经历,你不会相信我所说的话。

  当时,CoinDesk的比特币价格指数(BPI)约为2400美元。6个月后,当1300名投资者和金融专业人士出席了就职Consensus:Invest会议时,比特币价格超过了10000美元,不过比特币并未就此止步,到2017年12月中旬,比特币创下了19783美元历史新高。

  此前,芝加哥期货交易所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推出了比特币期货合约,给专业实体提供了押注比特币的工具。到2018年,整个市场情绪都发生了变化。在不到4个月的时间里,由于中国、韩国和美国的监管取缔,比特币价值缩水了三分之二。

  比特币并不是唯一陷入这种波动的。根据CoinDesk的ICO跟踪工具的数据,在Consensus 2017之后的11个月里,ICO融资规模增加了83亿美元。在2018年1月初的巅峰时期,在coinmarketcap.com上列出的所有加密货币和数字代币的市值超过了8310亿美元,比2017年5月上涨了900个百分点。而在Consensus 2018大会举行时,这个数字已经变成了3750亿美元。

  随着所有这些钱的得失,“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这个问题将普通大众、比特币、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推上了头条。突然,他们成了餐桌上的谈资。连老妈都在问他们那些痴迷于加密货币的孩子们要买什么币。

  我们这些在行业中漂泊了几年的人,都被好奇地打量了一番:你是加密货币社区其中的一员吗?已经是比特币亿万富翁了吗?(郑重申明,我绝对不是。)

  这种公众的好奇心是全新的。但市场狂热不是,不是为了加密货币。按比例计算,2017年至2018年的比特币价格指数图表与2013年4月30日之后的12个月类似,当时比特币的起价为144.30美元,2013年12月4日飙升至1,151.30美元,然后在2014年4月30日跌至445.87美元,在当年剩余时间内这个价格或多或少一直保持不变。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2011年,当价格从30美分开始时,6月8日达到了29.60美元的峰值,然后到当年年底时以4.25美元收盘。

  我相信,我们在2017年出现了泡沫,但我们在2013年和2011年也出现了泡沫。在这两种情况下,比特币的价格回升的速度比纳斯达克(Nasdaq)要快得多。纳斯达克(Nasdaq)曾花了15年时间,才在2000年3月的互联网泡沫顶峰时期登顶。加密货币市场可能重新定义了投资繁荣的本质,加速了投机、修正、紧缩和复苏的整个过程。
      【中国比特币未来】比特币未来,去中心化的未来从这里开始。

  隐秘而行

  不过,价格是让人分心。它让人们流连忘返于森林之间,忽视了那些重要的创新,而这些创新正是投资理念的基础。因此,我们必须注意到,在所有的金钱狂热中,加密货币技术本身的发展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

  在同样的12个月期间,比特币社区长达三年的内部战争,也就是所谓的“区块大小辩论”(block size debate),得到了一种分裂的结果,一次硬分叉创建了比特币现金(bitcoin cash),这是一种新的、与比特币竞争的软件版本,具有更大的区块容量。这使得支持最初的小区块标准的社区,现在被称为Bitcoin Core,可以自由地合并自己的代码变更。最重要的是,引入了隔离见证(SegWit)协议升级,简化了数据管理和其他软件的改进。

  特别是,SegWit促成了自中本聪(Satoshi Nakamoto)的白皮书以来最令人兴奋的加密货币创新之一:闪电网络。现在,闪电网络已经 在以比特币、莱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网络上激活,但仍处于起步阶段,闪电网络是一种链下支付通道解决方案,它承诺大幅增加交易处理能力,实现衍生产品,如智能合约,并降低交易成本。

  为了不被超越,以太坊开发人员引入了他们自己的扩容计划。其中包括受闪电网络启发的雷电网络和Plasma,旨在大规模地实现智能合约。与此同时,来自Polkadot、Ripple和Cosmos等公司的新项目寻求实现跨区块链的互操作性,同时还有更多公司正在研究去中心化交易所,用于免托管代币交易。

  与此同时,企业、非政府组织和政府机构推出了区块链项目,涵盖了各式各样的用例。几乎每天都有新的私人或公共合作项目启动,用于供应链管理、数字身份、土地所有权、贸易融资、商品交易所、去中心化的电力或增量制造。

  联合国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设立了区块链实验室。由老牌公司、初创公司、甚至州政府和城市开始组成联盟,旨在探索能源、气候数据和物联网的开源标准。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在努力使区块链成为现实。

  这些想法中有许多超前于他们的时代,主要是因为底层的基础设施、管理平台的协议和编程规则(如比特币或以太坊)并没有得到足够的开发。他们正在被提出来,这给核心区块链开发人员施加了压力。

  在90年代的网络热潮中,大多数学术和公共资助的互联网创始人工作了几十年,在分组交换和传输控制和互联网协议的工作之前都默默无闻,但与此他们不同的是,区块链的开发者成为了焦点。世界已经正在提出各种应用需求,同时高度投机的加密货币市场想要获得投资回报。

  拥有数千亿美元的股权并不意味着会得到一个理想的、宁静的测试和开发软件的环境。

  不过,开发者别无选择。不管你喜不喜欢,生态系统是同时出现的,而不是按顺序排列的。程序员和密码学家正在开发更清晰的代码,设计更智能的安全解决方案,并在基础协议层上或之上安装更快的交易机制,同时现有公司和初创公司则在更高的应用层上推出智能手机产品。

  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即日交易者们在多种加密代币中翻来倒去,在开发人员自己的资产净值中创造巨大的、让人分心的波动。

  在这种混乱中,秩序终将到来。它将在一定程度上受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等监管机构的强迫,后者将制定规则并加以实施,希望不会扼杀创新。

  秩序也来自于社区本身,由市场需求驱动。我们需要为代币发行创业公司,软件审计和其他质量保证以及自我调节的管理机构提供最佳实践,以鼓励标准,裁决争端和抑制不当行为。

  欢迎泡沫

  虽然这种歇斯底里的情绪造成了行业无法沿着一条直线发展,但疯狂的市场不应该被视为一个消极的现象。

  纵观历史,变革性技术的到来都伴随着疯狂的西方狂野式投机。电力,铁路,和90年代的互联网都发生过这种事情。

  正如经济学家卡洛塔·佩雷斯所解释的那样,投机和泡沫不仅仅是一种副产品,而且是新技术、颠覆性技术如何发展、部署和最终融入我们经济的核心特征。

  投机解锁了廉价资本。很多都进了在疯狂和估值过高的提案中的早期投资者的口袋中,比如1999年的Pets.com,但这也为真正的、有价值的基础设施提供了资金。

  在互联网泡沫时期,资金进入了物理基础设施:光纤电缆,巨型服务器中心,对3G移动技术的研究。上世纪90年代,人们在愚蠢的想法上损失了数十亿美元,但他们的钱也花在了基础设施上,而这些基础设施将会在“后泡沫时代”下实现。这些资金支持了算法搜索、云计算、智能手机、社交媒体、大数据以及其他所有改变了我们生活方式的科技,让一些科技巨头变得异常富有和强大。

  现在相当于什么呢?由加密货币泡沫释放的资本并不是为实体基础设施提供资金,而是为社会基础设施提供资金。代币的估值可能与现实不一致,对许多人来说意味着巨大的损失。但他们也激励着全球的创新者们聚在一起,构想出新的去中心化的经济模式,并将这些想法编入开源软件。

  他们的创业公司可能会失败,但他们的代码将会免费提供给其他人,让他们可以在以后的工作中使用,甚至比为2000年互联网时代的谷歌、Facebook和co.提供光纤的更容易、更便宜。

  我们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新的创新,但公平地说,这些早期的创新者正在为我们未来的发展,去中心化的经济奠定基础。

  大想法

  在这样的时刻,人们普遍认为有大事发生。很难预测会有怎样的经济影响。所以人们把漫无目标的钱投到每一件事上。不可避免的是,他们的赌注超过了价格,价格也在下降。这正是加密货币中正在发生的事情,这或许是对基础技术重要性的证明。

  这就提出了一些基本的问题:什么是范式转换,这种孕育这种兴奋的大想法?为什么,在近10年的时间里,市场为一种基于无人控制的软件系统的数字资产投入了144亿美元?一个去中心化的,不受审查的价值交换系统有什么特别的?

  我相信,一个巨大的、潜在的想法是,区块链技术不仅可以颠覆近几十年的商业模式,还可以颠覆一种对文明具有深远意义的千年社会实践。

  它的去中心结构预示着在账本留存方面的深刻变化,这是对追踪和分配价值的社会方法的一种戏剧性的重新定义。它推翻了第一个账本汉谟拉比法典所创建的中心化模式,该法典是在公元前1754年在巴比伦创建的。

  我们很难夸大账本对我们生活方式的重要性。没有记账,现代社会就无法运转。我们不知道谁欠谁什么,以及分配给个人、公司和整个经济体的资产有多大价值。

  这是我们如何克服陌生人之间互不信任的核心挑战,即我们就一系列事实达成协议并进行价值交换的手段。这就是文明。根据定义,任何改变这个函数的东西都是极其重要的。

  到目前为止,我们不得不依靠中心化的账本,本质上要求我们相信那些控制书籍的人的说法。我们已经指派了监管人员和审计人员随机检查他们的工作,但在很大程度上,我们对数据的准确性视而不见,对账本记录员告诉我们的内容是有责任的。

  这种“孤岛式的记录保存”导致我们付出了很多形式的“信任代价”。其中之一就是金融危机,比如2008年,当时社会对雷曼兄弟和苏格兰皇家银行等银行的账目就失去了信心。

  另一个不那么明显的例子是:世界各地数以百万计的会计师们没完没了的工作,每个人都把公司的账目与他们的对手方的账目进行核对。为什么?因为他们不信任对方。

  区块链使用了一种分布式的、共享的账本取代这种中心化的方法,这个账本的更新遵循一个健壮的、实时共识。在任何给定的时间,每个有访问权限的人都可以知道交易和余额的当前状态。不再需要每周、每月、每季度或每年的核查和审计。我们金融体系的整个节奏可能会改变。

  这不仅仅包括金融数据。所有类型的有价值的信息都可以以这种去中心化的方式进行跟踪。它包括定义数字身份、资产所有权和合规性信息的网络数据。它可以消除所有的中间人,因为通过一种去中心化的算法可以解决我们之间的互不信任,而不是依赖于全知的中心化的“管家”,我们可以直接交易。当这个系统被可靠地连接到物联网中的受信任设备时,它甚至可以允许机器对机器的交易。

  这样的转变将带来难以想象的新的高效率。它可以创造出数不清的新价值形式。它还可能颠覆现有的企业和工作岗位。

  这些前景激起了梦想家们的蜂群思维,并引发了前所未有的经济投机。我们不知道它的走向。但我们感觉到一些深刻的东西正在酝酿之中。

  区块链是一种软件技术,但它的巨大潜力催生了一个由投机和构思组成的巨大副业。随着这项技术的“发展”,这个充满创意的创新和毁灭的过程将会更加激烈。